• 保定agvip8化工有限公司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312-8669595
    邮箱:service@ynxlc.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诡异棉价:品牌服装企业笑,纺织企业煎熬

    编辑:保定agvip8化工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诡异棉价:品牌服装企业笑,纺织企业煎熬
    “还好,我们还活着,还有口气在。终于等到棉花价格见底了,希望之后可以稳中有升。”浙江鑫浪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范俊峰接受记者采访时,一连发出了几声叹息。当天,是国家启动2011年度棉花临时收储的第一天,范俊峰乐观地预测政府的最低保护价政策将对稳定棉价起到作用。

    在过去的一年里,受棉花大起大落的价格行情影响,其上游纺织企业也经受重重磨难,坊间流传大量中小纺企面临生死关。但颇为诡异的是,服装企业似乎并未在这场价格游戏中受到牵连,反而逆市提价。

    涨也死跌也死

    从今年二月棉价见顶后,三月底国家发改委等八部门的一纸预案将高烧棉价迅速降温,此后便进入了“跌跌不休”的梅雨时节。到八月底,棉价已跌破国家的临时收储价每吨19800元,下跌幅度接近5成。

    “我们纺织企业受此影响巨大,小厂都停工了,大厂还能勉强支撑”,范俊峰激动地说,“去年整个行业确实赚了不少钱,同行们笑到嘴歪了,但一转眼又叫着要上吊了。”

    棉花跌价原本对下游企业是利好,但一切毁于人的贪婪。仅仅在一年前,棉花市场完全是另一番光景,棉价可以用“涨疯”来形容,几乎一天一个价,高涨的棉价曾使一批实力弱小的棉纺企业破产倒闭,但也因此使另一些胆大的棉纺企业发了大财,他们铤而走险占用生产资金囤了大量棉花,一转手就能赚一笔,但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突然遇到了今年三月的天花板。“我前一个月买的棉纱,下一个月去卖每米布要亏两三块钱,再等一个月又要亏三四块钱。可拿到手里不卖心里更慌,不知道棉价会跌到什么程度,卖与不卖都是亏。”范俊峰告诉记者,当时囤货量大的企业生产出来的棉纱都卖不到当时买棉花的价格,市场总嫌贵,而很多棉纺企业手里都有至少两个月的库存。

    据了解,业内不少大型企业也受到影响,比如华芳纺织、凤竹纺织、魏桥纺织等企业,手里都有不少高价棉,这直接影响着他们在来年的采购意愿。坊间甚至流传华芳纺织重组可能就是因为棉价而止步。

    市场信心恢复需要时间

    “国家启动棉花临时收储价格,将按此价托底收购,会给棉农吃一颗定心丸,也间接确定了今年棉花价格的底线。”兵团棉麻公司总经理梁东亚对棉价今后的走势显得很有信心,他认为从现在起棉价会呈现出一波缓慢上升的走势,但考虑到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资金面和政策面的利空,棉价上限应该不会超过今年二月棉价的顶峰。

    “我们目前没法判定走势,今年的棉价太诡异。”山东一棉纺厂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纺织企业不怕棉价高,就怕棉价不稳定,只要棉价稳定下来,棉花销售量也会始终保持稳定的状态,卖方和买方都能根据自己的库存和资金状况去适时地买进卖出,市场流通相对顺畅,而不是在价格不稳定时迷茫地去分析各方面因素。

    但也有人对棉价今后的走势甚至整个棉纺市场的行情都显得信心不足。

    记者采访发现,部分行业人士由于受棉价剧烈波动影响太深,有谈棉“色变”的情绪化倾向。广东一纺织企业老板在接到记者电话时,一听到关于棉价的话题,立刻变了脸,激动地说:“都要死了,还谈什么(影响)。”并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新疆某纺织管理部门负责人也拒绝了记者的采访,他说:“这个话题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我不能跟你说,我要是说得不好,将影响非常大,我肯定会被骂。”新疆是我国的棉花基地,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棉农经历了大喜大悲,某种意义上,新疆棉花及纺织市场是整个行业的缩影。

    综合来看,悲观派的理由有几点:一是尽管有政策收储价托底,但需求并不旺盛,企业订单减少将制约着行业的景气程度;二是受全球经济复苏缓慢、人民币升值、信贷资金紧缩和成本上升等因素,行业增长脚步在放缓;三是包括中国在内,今年全球产棉国都出现丰收,棉花供应量远大于需求量。因此,展望后市,棉价及棉纺市场依然面临不确定性。

    服企置身事外玄机

    今年五六月份左右,国内大多数服装企业的2011年秋冬订货会召开完毕,从多家企业的订货会上陆续传出秋冬新品将涨价的消息,其中李宁、361度、安踏等运动品牌涨价的传闻更是被炒得沸沸扬扬。

    服装企业产品涨价的消息令多数纺织企业很不爽,范俊峰说:“我们上游在煎熬,为什么他们可以置身事外?不仅如此,他们听到棉价跌了,在采购布匹时就拼命向我们压价,而他们反而涨价,什么道理?”

    而在服装企业那里,却有另一番解释。北京格格旗袍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金乔表示,今年服装价格上涨原因不在于原材料,而是由于劳动力成本和交通运输费用的增加。王金乔告诉记者,实际上棉价不过是服装价格构成中的一部分,占比不到20%,而今年的人工成本在以80%的幅度上涨,因此棉价下跌根本无法影响到服装价格。

    除去种种外因,我国棉纺业的产业结构不合理也被颇多诟病。纺织业的产业链属于枣核型,处于产业链两端研发设计环节与营销服务环节的企业较少,处于中端制造环节的企业众多。制造环节利润较薄,受成本制约最大,也最容易受到原材料价格波动的影响。尤其是棉纺业,以中小企业为主,整体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较弱,一旦有风吹草动,其对下游的议价能力相当弱,这也是为什么棉价下跌后,棉纺企业反而亏损严重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品牌服装的价格早就不用成本来衡量了,只要保持品质,即便提价,顾客也会接受。”王金乔建议说,纺织企业应该向品牌服装企业学习,通过科技研发、品牌塑造来提高产品附加值,加强自身在产业链条中的议价能力。

    上一条:山东省纺织服装对日本出口前景不容乐观 下一条:纺织企业“蹒跚学步” 参与期货套保寻突破